宇宙飛行士

Rofix:

九月的虫洞驿站,我想聊一下如何搞砸一切,如何把自己的人生变成眼前的虫洞一样,被吸进去永远无法逃离。

在我看来,一切时间点都可以翻盘回归到实现梦想的路上:无论是没考上好的高中,还是没进入喜欢的专业。但我一直没有说的是,这是建立在一个前提上。而我经历了太多身边人的悲剧,才发现这些悲剧的共同点。

我的朋友A考上了国内前几的大学,但进入了不喜欢的专业,父母也说,毕竟大学排名很前,读出来就算不喜欢,当老师也是可以的。于是A硬着头皮读完了四年。但因为没有兴趣,一直成绩很差,想着等到考研的时候,也许可以换个专业,一切重来。但是到了大四才发现,自己申请研究生也只能申请相同的专业——因为这是自己唯一有积累的领域。换专业考研意味着跟那些已经学了那个专业四年的其他同学竞争,怎么可能有胜算。但父母还是觉得研究生有必要,要么怎么能回来当老师呢?都读了四年,再读个两三年不也挺好。于是A又考上了本专业的研究生。研一后因为成绩太差而劝退,现在呆在家中。 

而B考上了一般的国内大学,进了不是很感冒的专业,但也不反感,毕竟也是热门学科。B小时候就一直喜欢音乐,也拿了一些乐器的等级证书。但是大学专业跟音乐没关系,自己也就放下了乐器,好好读书。四年的大学过去后,不错的成绩让他进入了市里面的银行,但一天一天枯燥的柜台生活让他疲惫,他想做音乐,做曲子,做震撼人心的电影原声。但是要想再申请音乐学院,没有作品集怎么行,银行压力这么大,怎么有时间做作品集,即使做了作品集,想要出国读音乐的话,现在申请也要后年才能入学了,而自己的年龄数了数,感觉这个险太难去冒。 

从表面上,这两个同学的问题都是出现在没进入自己喜欢的专业上。但实际的原因是:他们都没有在自己想做的事情上做积累。不论你进入了什么专业,如果你想做音乐,你就应该在课余做过不少歌曲,组个乐队,起码进入相关社团。如果你喜欢画画,就每天坚持画画,发在社交平台上,接一些活。如果你喜欢电影,就已经在学校里拍过不少微电影,甚至组织起了电影社团,等等。我身边现在在影视,音乐,艺术上毕业后蒸蒸日上的同学,都在校园里一直为自己的梦想付出努力:C创立了自己编剧工作室,D参加了中国说唱节目,E开始出专辑,F刚考上美国的顶尖艺术学院。巧合的是,这些人在大学都是经济/管理专业,跟艺术搭不上任何关系。 

这就是搞砸一切的方法,既不喜欢现在的处境,也不在自己想做的事情上做积累。 

实名制希望ios系统出自定义颜shai儿!!

搞完毕业论文我就去学习可可爱爱的风格!

作为新粉收到了@清已 太太送的头像 超级超级喜欢了!!

希望今年能去俊凯哥哥的个唱或者生日会!🙏🙏🙏

期待新的开始!

Rofix:

我们熟悉了单个星星的命运,从诞生到毁灭。但是一个星系的命运,往往是结束于火炉。在星系里大部分恒星都已经熄灭的情况下,还在苟延残喘的文明会试图加速剩余的星体,让他们像原子对撞机一样冲击彼此,形成最旺的火炉恒星。这将是这片星系最后的温度,所有文明都将在此告别过去的一切。接下来他们期待的,是新的开始。

新春快乐!

越画越不像

Rofix:

展信佳
三个银河秒没有跟你说过话了,算起来应该是你星球上的六个月吧。我这里自转的慢一些,但也要有四个月了。照你说的,我每天晚上会出来抬头看你在的星星,现在到了冬季,天快黑的时候你的星球就沉入地平线了,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,等春天到来,我稍微起早点就能赶在太阳出来前看到你的星星了。唉,我不知道异地是否还能继续下去,我以为挡在我们之间的只是空间,然而时间也并不留情。这封信我是通过引力波段寄出的,大概要一周才能寄到,祝安好。
卡菀

嘴巴和头发真的好难嘞